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漫步江滩

就是你那不经意的一走一过,已在我心坎中刻下了一道深深的印痕儿……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不苛求完美,但固守真实,不偏爱时尚,但张扬个性,不浪漫多情,但珍惜友谊,愿用我喜欢的随笔和图片构建与朋友交流的桥梁。说明:由于部分文字已被正规媒体采用,本博所有文字仅限于朋友圈子里交流,不得它用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红樱桃(上)  

2010-06-07 10:21:51|  分类: 心海浪花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 晨,山路弯弯,稀疏的篱笆墙外,一簇低矮的樱桃树。

        绿绿的枝叶伸展着,小果探头探脑地张望着,一点俏皮,一点可爱,还有一点青涩,心里一动,又是樱桃结果时。

        雾,渐渐淡去,触物思情,思绪便随雾飘渺,想起了很久很久以前,那些与樱桃树相关的人与事。

        小学五年级时,班里转来个小女孩,纤弱乖巧,说话时,一双大眼睛像小鹿受惊吓一样闪烁着。她不愿意和陌生人接触,但愿意和我玩,不久,我们就成了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 阳春四月,她邀请几个同学去她家玩,她的家在城郊,要爬过两道山梁,趟过一条小河,走了一个多小时,才看见她家的茅草房。

        家里只有她和妈妈,穿着个背心儿在园里忙活,地侍弄的那么整齐;一畦畦的韭菜,一排排的豆角架,一垄垄的黄瓜,就像描绘着的一副水彩画。

        园边有一簇簇的樱桃树,正是初熟时节,如珍珠缀满枝头,在阳光下红艳艳的,亮晶晶的,看起来鲜亮欲滴,十分诱人。我们跟随着她,穿行在一簇簇的樱桃树下,摘下一把,往嘴一塞,囫囵吞下,红红的汁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。

        那是我第一次自己动手摘樱桃,有一点欣喜,美滋滋的。

        从那天开始,心就平静不下来,脑子里总闪动红樱桃的影子。

        不久,我感冒了,在家休息了两天,第三天的中午,在迷迷糊糊中,妈妈喊有人来看你,一抬头,看到她,提着一大串的樱桃枝,上面挂满了樱桃,她告诉我,再过几天樱桃就下梢了,只有枝头上的樱桃还能多保留一段时间,所以,折了几支送给我。

        听着她的声音,心里一阵感动,要说句感激的话儿,喉咙却酸涩地哽咽着。

        她走后,我把樱桃枝插到一个大玻璃里,注满清水,放在窗台上,阳光的果实红红的,满屋生辉。

        几天后,枝头上的樱桃终于还是蔫了,可我一个没舍得摘下来吃,任随她凋零枯萎。

        半年后,小学毕业,原以为各自南北,再也吃不到她家的樱桃了!没想到老天相助,我俩不但分在同一所中学,而且还在同一个班。

        她还是那样的少言寡语,只是短发梳成了马尾巴辫,比以前有了活力。

        时值文革初期,学校乱哄哄的。课堂上也松松垮垮的。我扮着鬼脸,说着笑话,绞尽脑汁逗她开心。她瞥了我一眼,但不和我言语交流,只是拿眼神笑笑。

        又是樱桃花开的时候,我说,还想去樱桃树下,她点点头,我的心乐得开了花。

        于是,那些日子里,不断地往她家跑,在柔柔的风中,观察樱桃的演变,先是浅绿,再到渐白,再到绯红,耐心的等待过后,终于迎来了樱桃的成熟。

        记得那天,她摘下一枚枚晶莹红润的樱桃的时候,蒺藜扎伤了她的手,我着急,一把拽起她的手,她甩开了,笑着跑了好远。那个瞬间,我发现她转身的样子很美丽。

        我拈起一颗她亲手摘下的樱桃,心甜润无比,轻轻一咬,酸甜的果汁就会从牙缝里流到了心底,日子竟然是这么美好,懵懵懂懂中,对她有了一种怪怪的感觉。

        对此,我写了一篇日记,但后来,烧掉了,依稀记得一句:樱桃树在微风中摇曳着,摇动着我淡淡的相思。

        转眼三年,又到了中学毕业的时候,学校做了上山下乡的动员会,我热血沸腾。我一夜未眠,亢奋的写好了上山下乡的申请书,第二天大清早,就跑去找她签字,这所有的豪情都只源于对她的相信。

        “我选择了独自去科尔沁草原。”她的语气很坚定,脸上几乎没有表情。
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不选择与全班同学去山区?”我迷茫着,眼睛里都是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 她没回答,似乎看到了我的窘态,呢喃着说:还不是最后的决定,要再想想。

        我一激灵,眼前一亮,仿佛拣到一根希望的稻草。

        就这样,我怀揣着焦虑和疲倦,等待白昼,等待黑夜,两天两夜没合眼,等待她能回心转意,我鼓励自己,即使等待两周、两月又有何妨。

        然而,一直等到新年,学校在大会上公布了名单,非但没有她的答复,还没了她的踪影。

        曾经以为,她就如那颗樱桃树,每一粒红果都挂在我的心中。现在才知道,事实上,她其实离我好远好远。我对于她,不过是一阵微风,根本摇不动她的根基。

        正月初七那天,北风呼啸,天嘎嘎地冷。

        市革委会为我们送行,本来就不大的站台上,人潮滚动。我偷偷寻觅着她的身影,想着她一定能来送我,思绪从所未有的混乱。

        她没有来,真的没来……

        我的心在火车拉笛的催促中渐渐的冰封。咬咬牙,猛地一个转身,带着我一贯的赤诚,一贯的自以为是,麻木着钻进了车厢。

        或许,这是我命中的劫数,茫茫人海里,甘愿被粉碎了梦想,从此诺诺地,奔赴下一个的不可知的约定。

        从那一刻算起,迄今已是四十多个春秋,黑发年少也已鬓发斑白……

        而今,又见樱桃结果,只是现在的我,已淡去那承载着少年记忆的味道。昨日能够远去,可昨日的思恋,昨日的幻想,又岂能一并淡去。

        无论如何,樱桃树,毕竟在我空白的青春里,涂满过红与绿的色彩。

 

红樱桃(上) - 漫步江滩 - 漫步江滩
 
 

 
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67)| 评论(118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